主页 > K云生活 >【好想艺术】李天伦︰在纽约放空 >

【好想艺术】李天伦︰在纽约放空

2020-06-12


【好想艺术】李天伦︰在纽约放空

香港新媒体艺术家李天伦(Otto Li)因亚洲文化协会的资助, 驻留纽约六个月,得到一段几乎是放假、休息的时光。
【好想艺术】李天伦︰在纽约放空
李天伦发现纽约的博物馆很重视「教育功能」,小朋友可以 亲身投入去玩互动装置,让行博物馆变成有趣的体验。
【好想艺术】李天伦︰在纽约放空
李天伦近年作品关注城市环境中的声音变化,使用声音收集装置,从世间最寂静的地方探索未知的声音。

文:邓小桦


纽约是许多艺术家梦寐以求的世界顶峰城巿,许多艺术家在纽约挣扎求存、浮游向上;而香港的新媒体艺术家李天伦(Otto Li),在纽约驻留六个月,则有不一样的体验。

日本当代艺术教母草间弥生,在自传中曾记述过她在纽约的惨绿青春:穷到几乎没钱吃饭(纽约食、住都贵),日日窝在狭小的住处疯狂创作,要活下去就非要成名不可——这是纽约着名的残酷。而李天伦驻留纽约六个月,则是因为得到亚洲文化协会的资助,于是得到一段几乎是放假、休息的时光。「纽约和香港的生活节奏其实相似,但始终纽约有着美国东岸那种包容和多元性,相反香港选择的空间愈来愈小。」

观照纽约,思考自己

李天伦笑言自己是个急性子,且易受外在环境影响情绪和状态。在纽约他需要重新学习放空和专注。「把自己暂时从艺术创作中抽离出来,吸收城巿的养份。将自己放入艺术,是比较诚恳快乐。这也是面对自己的过程。」像他去参观野口勇博物馆,「野口勇对我本是一个代表痛苦的名字,因为我曾有一件工作是要以其作品及形像作为一套电影的参考,要看很多他的作品照片。到现在看到真实的艺术品,感觉很不同。在照片我们只能看大形状、大形式、颜色等等,实物有很多细节,很多痕迹,是艺术家和石头之间的对话所留下的记录。」野口勇有个说法很吸引他:「有时野口自己承认雕错了、雕死了一块石头,他就先放下,两三年后,他发现石头好像自己会痊癒,于是他重新发现它的生命,再启创作。」李天伦说自已不是个很容易「放下」的人,便从此中学习停顿和放下。

驻留纽约,李天伦早期多看硬件,例如发现纽约的博物馆很重视「教育功能」:一家人到来参观,小朋友都可以亲身体验、投入去玩互动装置,让行博物馆、艺术馆不是闷事,而是有趣的体验。「看当代艺术是辛苦的,要花很多时间去看周边的文字、资料、创作STATEMENT,对观众的门槛好像愈来愈高,观众首先要掌握当代艺术的语言、语法,才能进入作品。」而纽约的艺术是融入生活的,像由荒废的高架铁路支线改建成的带状公园HIGHLIGHT PARK,它由2006开始开发成2.33公里的绿色步道,既受居民欢迎,又吸引百万计游客,是由民间起动,绿化城巿设施的成功案例。」李天伦认识到,最理想的状态是人们不再区分何谓公共艺术,何谓公共设施、建筑,一切融为一体;而这涉及观众素质、看待艺术的态度、对待艺术的方式。回看香港,他觉得城巿大环境、文化界可以再改进的地方很多,「要反思如何提升自己;做公共艺术要考虑社区居民的想法,和社区有关係,要让城巿变好,居民住得舒服、爱这个环境,才能做好公共艺术。」

纽约时光的美好,也在于可以与其它地方所来的艺术家交流互动。李天伦近年作品也关注城市环境中的声音变化、製作「音域」雕塑等,他与同在纽约驻留的南韩声音艺术裴敏倞、纽约声音艺术家JOHANN DIEDRICK,一起使用声音收集装置,从世间最寂静的地方探索未知的声音。坟地的水面、草地、树榦、公共椅子,都有自己的声音。

专注放空 学习放下

李天伦说,收集声音的过程是很专注的,有纯粹的诗意,自己的感官缓缓敞开。「如果每天只看到很沮丧的事,都很难好好处理自己的生活和创作。」无疑,他说的是香港。「香港生活每天都很琐碎,根本连工作、假期都分不开,发现是公众假期,只想到放假要买材料店子都不开了。

在纽约驻留的艺术家们,其实回到像大学生的生活,「很谦卑地去吸收知识」(台湾艺术家曾建颖语)。有人仍固定上课,学瑜珈、舞蹈、画画、英文;他们也在空旷郊野和公园中享受自然,「艺术家的身份不再重要,艺术品不那幺重要,它只是环境的一部分。」「甚至是从欲望中抽身退后,只是滋养自己,没有确实的意念。」(南韩舞蹈家金京美)

「放空,事物才能跑进来。」李天伦说他曾很介意别人怎样看自己;但知道愈介意,作品可能愈差,受外在影响太多,反而迷失自己。因此要学习放下,做自己,不要介意别人怎幺看你。「想放下的是,一些执着,吹毛求疪的强迫症行为吧。其实好难。」李天伦笑道。

雨伞运动后香港弥漫失落情绪。曾製作《延续连侬墙》、《面块的真相》的李天伦,带着井上雄彦的《空白》到纽约。这书写的是井上雄彦创作瓶颈时的放空生活,书中说:「人的一生是由许多无法顺利前进、停滞不前的瞬间串连起来的。」也许每个人生命中都要有放空的时光,李天伦笑言现在最关注德国是否能拿到世界盃冠军(他的名字Otto是来自德国统一前的首相名字),而我们现在知道,德国出局了。想来又是一个练习放下的机会。
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